北京紋彩刺青
當前位置:北京紋彩刺青 > 紋身須知 >

寫(xiě)給北京想學(xué)紋身的朋友,紋身這條路需要堅持

時(shí)間:2019-01-22 22:19來(lái)源:北京紋彩刺青

去年年底,我的兩個(gè)學(xué)生的其中一個(gè),對我說(shuō):“師父,我作業(yè)沒(méi)畫(huà)完,下周就不來(lái)上課了……人生漫漫,有些其他事情更需要去完成。“
 
姑娘學(xué)到練習皮扎完的階段了,我正準備讓她找幾個(gè)模特(愿意免費被扎的人)上手,第一階段的課程就算完成了。
 
也許是我太著(zhù)急,在她學(xué)完之前,就和她聊了很多以后的規劃——比如,初級階段快學(xué)完了,以后有啥打算?沒(méi)有美術(shù)基礎,新手期的積累會(huì )很困難,能不能堅持?
 
聊太多的結果,就是她說(shuō)思前想后,還是無(wú)法舍棄目前的工作——畢竟,每月還有固定的一筆工資,可以用來(lái)買(mǎi)房、或維持目前的生活水平。在北京生存的壓力大家都知道是非常大的,尤其是對那些沒(méi)有家人支持,自己一邊工作一邊來(lái)學(xué)紋身的朋友。
 
 其實(shí),這是很多人在“學(xué)完”文身后會(huì )遇到的第一個(gè)大問(wèn)題:“學(xué)完”了,自己僅僅是一個(gè)初出茅廬的新手,連模特都找不到幾個(gè),更沒(méi)有人愿意付費被扎……如果不能駐店、靠師父接濟幾個(gè)客人,如何作為一個(gè)文身師生活下去?如果連生活都不能繼續,做文身是否還值得?
 
我相信有很多新手,和我的學(xué)生有一樣的掙扎。發(fā)現做文身沒(méi)有出路,沒(méi)有想象中那么容易;思前想后,決定回到原位。事實(shí)上,我親眼見(jiàn)過(guò)好幾個(gè)同行在堅持半年到一年后,又回原公司去當白領(lǐng)了;有一個(gè)小女生在“打回原形”之前甚至已經(jīng)開(kāi)店半年。
 
知乎有很多文身師勸新人不要學(xué)文身的,包括我1年以前就寫(xiě)文章說(shuō)過(guò)了這一行不好混;可惜大家都不想認真看,或者看了之后執拗地覺(jué)得“可是我就是想試一試”,F實(shí)也驗證了,目前北京的紋身市場(chǎng)處于過(guò)剩飽和狀態(tài),或者說(shuō)全國都是紋身師供過(guò)于求,中國紋身已經(jīng)過(guò)了紅利期,學(xué)紋身的人非常多,優(yōu)秀的美術(shù)生也更多,競爭馬上進(jìn)入白熱化。
 
 
 
 
這幾天天,又有人加我們北京紋彩刺青微信,說(shuō)“我想學(xué)文身,我不太了解,但就是想試一試。“
 
我告訴他,我們店要求又高學(xué)費又貴,如果只是“想了解”,那可能不太適合跟著(zhù)我。說(shuō)起來(lái)每個(gè)月都有人詢(xún)問(wèn)我學(xué)文身的事情,大部分我都會(huì )回復“先發(fā)我自我介紹和繪畫(huà)設計相關(guān)作品看看”,靠這一招嚇退了好多人。
 
幾年以來(lái),來(lái)詢(xún)問(wèn)學(xué)習文身的幾十個(gè),我一共只收過(guò)9個(gè)學(xué)徒,堅持到“學(xué)得差不多了”的只有3個(gè)。當師父也要付出很多真心,看到學(xué)生們半途而廢,我心里是很難過(guò)的。要求發(fā)作品、面試等等,不過(guò)是第一道篩選罷了。
 
連發(fā)個(gè)繪畫(huà)相關(guān)作品都懶,以后可怎么混。
 
或者說(shuō),連個(gè)繪畫(huà)相關(guān)作品都沒(méi)有,還大咧咧的說(shuō)“我不會(huì )畫(huà)畫(huà),你看我成不成“,以后可怎么混?
 
現在可不是10年前了。
 
10年前可以沒(méi)有繪畫(huà)基礎入行,因為10年前文身師的數量還很稀少,慢慢熬總能出頭,F在市場(chǎng)不一樣了,就算是靠著(zhù)“會(huì )畫(huà)畫(huà)”入行的,也要付出很多的努力,才有可能順利一點(diǎn)。
 
 
 
 
文身看起來(lái)門(mén)檻低很容易,但其實(shí)隱形門(mén)檻很高,只是你們現在看不到罷了。
 
“試試看“的時(shí)間成本,至少是一年,并且得是全職——只有真正花時(shí)間去練習一年,才能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合適做這行。想要做得出色,除了需要天賦以外,更需要持續的自我管理,堅持在各方面自我提升、抵抗孤獨和窮。
 
真的有這份心性,其實(shí)在任何其他行業(yè)做其他工作,都會(huì )很出色。
 
如果你是因為紋身“看起來(lái)輕松”想入行、或是因為“很酷”“有錢(qián)”之類(lèi)的其他理由,大概率是會(huì )在試試水之后自己淘汰自己的。這意味著(zhù)之前的努力、時(shí)間、錢(qián)都白費了。
 
那些勸你們不要隨便入坑的文身師前輩,并不是因為怕“學(xué)的人多了,把蛋糕分完了”;大家都只不過(guò)是因為自己走過(guò)了很多辛酸路、深知這行不容易,才吐露一些肺腑之言罷了。
 
 
 
 
有時(shí)候我會(huì )想,如果當初我入行的時(shí)候,有一個(gè)領(lǐng)路人能指導我稍稍看得遠一點(diǎn)、或者告訴我前路的坑,我還會(huì )不會(huì )選擇走文身這條路?
 
答案是,很有可能是不會(huì )的。
 
當然,從另一方面來(lái)說(shuō),自己選的路跪著(zhù)也要走完,我雖然不算天賦驚人,可多少還是有能力(至少有意愿)繼續努力、讓行業(yè)變得更好一點(diǎn)點(diǎn)的,所以我還在堅持。說(shuō)這么多,只是希望年輕的你們更清醒一些罷了。
 
 
 
說(shuō)真話(huà)的人不多,希望想學(xué)文身的你們謹慎做選擇,決定了就要勇于承擔和堅持。北京紋彩刺青阿強師傅寫(xiě)于2019年1月22日。